如果我有個象鼻子,
我也要隨時噴水沖走一切威脅。

=====================================================

那A安呢?
江某人妳的生活已經曾經夠精采了,
不是跟自己約好了要遠離喧囂嗎?

怎麼總是睜開眼豎起耳朵就發現自己他X的根本就像還在迪斯可中,
阿哥哥阿妹妹看似圍著你恰恰,
事實上卻到現在都沒人知道根本是妳江某人徬徨無助著在他們身旁天旋地轉嗎?

"在乎的"妳早已看清,
但靠北的是妳膽子小到只敢跟"還存在的"說清。

那"在乎的"怎麼辦呢?

都什麼時候了怎麼江某人妳的心底還一樣只會倔強的喊著:「我也期待那些在乎的回來。」
三更半夜,說給誰聽,被動如此,夠機車妳騎走以待斃吧!


X的!我很想你們跟妳。
諷刺的是,你們離我如此近,而同時妳則是我再也無法觸及。
更諷刺的是,跟你們我有一堆話無從說起,跟妳我有一堆話永遠也再無管道跟妳說。


X的!我要多打一個舌環,
告誡自己乾脆死都不要說,
說:
「原來我從來就是那麼在乎你們,但在真的能做到什麼彌補之前,
我會一輩子裝得不在乎,也只能一輩子都裝得不在乎...」


無言少女無聲的悲哀於凌晨三點鐘,
程式進行達99%幾近將自我完全否定,
完畢。




Passion吃喝不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