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期待的不僅是能發自內心微笑,
更是可以全身肌肉神經放鬆的某年某月有那麼某一天。

只要,那麼一天。

=================================================

何欣穗 - 於是

你抽的菸模糊了我視線 緩慢圍繞著我卻沒有愛
腳邊的貓牠緊緊貼著我 我的口罩忘了戴
於是你抽了一口菸 手插口袋心不在焉 
於是我胸口的左邊被你摧毀
於是我花了一整天 找尋屬於我的品味
我於是等貓安靜走開 等陰晴圓缺
可是貓撒嬌鬼精靈 像你的菸它不願散去 喔
我會帶我自己飛走 飛往天空 Wanna be alive 補充dioxide
你抽的菸模糊了我視線 緩慢圍繞著我卻沒有愛
腳邊的貓牠緊緊貼著我 我的口罩忘了戴
可是貓撒嬌鬼精靈 像你的菸它不願散去 喔
我會帶我自己飛走 飛往天空 Wanna be alive 補充dioxide
於是我偷了你的菸 愛什麼時候成了second hand
於是我收起了無奈 我喝了一口beer任意撒野
於是我將貓咪引開 土黃色的塵埃找到了肺
於是我掙脫了鎖鏈 兩個世界沒關聯

======================================================

2006年11月23日
天氣: 晴

三顆一等星在家門口上空,
連成了一線,
友人急忙打來解惑。

「那是獵戶星座。」他說。

我因為原先的一無所知,
此刻不禁真心的感謝萬分。

我不會抽菸,
不懂觀星,
家裡沒有養貓,
養過不少魚但奇妙的一缸死了一缸。
並沒有飽讀詩書,
有時甚至可以說是腦袋裝渣。

曾有人硬是問我:「您目前職業是?」
我回答:「可以說是學生,未來志向是金魚。」

「金魚?」問的人不禁大感迷惑。
「沒錯。金魚! 嘴裡還會吐泡泡,整天在水裡呈漂浮狀態的那種。」我說。
「幹嘛要當金魚?」不死心那人繼續問道。

「金魚也好,水母也罷。
能夠輕鬆自在飄浮著的,我都想成為他們之中一份子。」不耐煩但也沒有遲疑,我立即回應。
他繼續問了最後一個問題:「漂浮?該不會當鬼魂也好吧?」


是的,靈體絕對是最終目標!
在我想成為金魚的同時,
未來就從來不是那麼重要了,
尤其是...既然隨時可能離奇死在我家魚缸。

"金魚理論"不大好懂?
但理論總結其實出人意料簡單:
金魚擁有人所無的一份自在。

緊繃的生存遊戲過程中,你我所汲汲營營所欲的"自在"兩字,
卻是金魚真正所擁有,
即使牠身楚環境中其實充斥著未可知的威脅,
但不到最後時刻,
金魚絕不可能體會那份直接威脅。
頭腦簡單只會輕鬆浮游沒意義?
那我不得不更要反駁,
這樣無腦輕鬆浮游,就已是我所奓求的深層意義。

對,很難懂!
因為"有深度"的人都只能"潛水",
又怎懂浮游?


最終問答,
心中那塊panel詳細寫著回應句,
但我選擇不回應那人。


「聽說最近有簡單生活節,不想去看看嗎?」用力呼出了一口氣,微笑著我邊走邊對他說。













Passion吃喝不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