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以為我就是這株辣椒,
作風很嗆辣行事卻很溫和。

但我想我是錯了,
恐怕在"有意者"的眼哩,
我是作風很嗆辣行事又很over吧?

即使是他們硬將我的形象扭曲成那樣...
其實我也都學會照單全收。

不知不覺中,我已學會讓自責成為我的義務。
這,也不好,也好!

========================================================

不聊了不是因為不願聊,
是因為不敢聊了!

出娘胎21年來,
我自認最對不起的就屬你跟他,
但到頭來怎麼最包容我的也是你跟他。
你們的安慰其實往往最令我感動,
也最令我心痛,
因為我總會反覆的想:儘管不是刻意,但怎麼我會傷了如此好的人?

我還是覺得我沒有存在的價值與必要,
在我日夜深受道德譴責的同時,
那女人想必正依偎在那男人的懷裡,
"妳從來就是無辜的!" 那男人會這麼對那女人說,
接著那女人隔天會再去到處轉述。
然後,
最後會變成"那些女人"在流傳,
而我最終...是該死的!


那就在這裡死去吧!



"妳不要這樣啦~"他說。(我猜想他有點難過)
"我會試著努力在其他地方復活!" 這是我沒說出的回應。
"我希望我對你們倆的愛有機會在其他地方復活!" 則是我的遺願。









Passion吃喝不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