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相信永遠這字眼,
也害怕成為另一個人的不知不覺。


=============================================================

【侯文詠】漸漸

最近有個餐飲界的病人和我大談經營理念,
談著,談著,我忽然豁然開朗,
原來這個人經營的是色情酒店。
不但如此,他得意地自誇旗下女將清一色是大專程度以上。
知識份子怎麼會去從事色情陪酒行業??!!我們不免好奇十足。

「其實很簡單,我刊登廣告,徵求大專程度以上的女性會計。
凡是應徵者都必須檢具學歷證書。」
「你刊登不實廣告,誘騙應徵少女。」
他神秘地笑:「我們的會計薪水是比別人高沒錯。
不過每個小姐一來,我都說得很清楚,
我們這裡的確有色情陪酒。
但是領會計的薪水絕對只能做會計的工作。
和裡面陪酒的小姐完全不同,絕不強迫。」

「那就領薪水,好好地做個會計。」我問。
「是做會計沒錯。
不過日子久了,和裡面端盤子的小姐熟了,
大家都一樣是大專畢業的,好溝通。
忙不過來的時候幫忙端個盤子,送送酒,也是常有的事。
這個時候我就告訴小姐,
你看,當會計領一萬二千元,
端盤子、送酒,薪水二萬四,端盤子又不陪客人,不是什麼壞事,
反正你都常常端盤子,為什麼不乾脆領二萬四??」
「這樣說個幾次就開始動搖了。

同樣都是工作,為什麼不領二萬四呢?
俱樂部的規定是,端盤子的小姐不准坐下來陪客人喝酒,
這樣和坐檯小姐才有區別。
可是日子久了,客人熟了,也會意思意思要求喝杯酒。
開頭總是不願意,後來熬不過就喝一杯。
說是站著喝。」

「一開始喝酒就好辦了。
站著喝酒薪水是二萬四,坐著喝是四萬八,
客人給的小費還不包括在內。
同樣都是大專畢業,為什麼錢賺得比別人少?!
就會有人勸她了,人都在裡面了,
外面的人誰知道你是端盤子,還是坐檯呢?!
再說,自己真的清白,別跟客人出場就好了,
陪客人喝喝酒,就算在社會上交際應酬也是常有的事。」

「於是坐下來當坐檯小姐。
剛開始一定規規矩矩地喝酒,也不隨便跟客人出場。
這一行競爭大,領四萬八慢慢就會嫌不夠了。
只好挑看得順眼的客人給帶出場了。
作久了,總是會給厲害的客人佔便宜,
哭哭啼啼鬧一陣子也就好了。
畢竟讀過書,狠下心來做得更俐落、更敢。
客人喜歡,我也得意,這是兩廂情願的事。」

他停了一下又說:
「我從來沒有強迫過別人,也從來不擔心找不到小姐,
反正這個環境慢慢會改變她們,
直到她們根本忘記自己原來的想法和樣子!!」

我愈聽眼睛睜得愈大,
從不曾想過在這樣不疾不徐的瑣碎裡,
竟也有血肉飛濺似的驚心動魄。

豐子愷寫過文章感嘆:
使人生圓滑進行的微妙要素,莫如「漸」。
造物主騙人的手段,也莫如「漸」。

在不知不覺中,
天真浪漫的孩子「漸漸」變成野心勃勃的青年。
慷慨豪俠的青年「漸漸」變成冷酷的成人;
血氣旺盛的成人「漸漸」變成頑固的老頭子!!
對時間的感嘆,本是人類共同的命運,
儘管悲傷,大自然不變的法則是誰都沒話說的事,
可是對於意識型態、價值之漸,卻叫人坐立不安。
原來是錯的事,為什麼「漸漸」變成對的事??
原本可恥的事,為什麼又「漸漸」人人爭相追逐??
整個臺北市翻翻補補,敲敲打打,
還有政治風暴、金融危機、社會秩序動盪,
彷彿整個城市快傾毀了,
可是這時代更叫人無法忍受的卻是那種無聲無息、
無法感受的「漸」,扭曲意識型態,
把人的尊嚴、我們活著僅仰賴的那一點感覺吃掉。
無從捉摸,無法抵擋的墮落與沉淪。
漸漸之可怕,在於我們的不知不覺。

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是永遠不變的,
唯一不變的只有一件事,
就是任何東西都在變。


~完~

======================================================

因為熟知任何事物都隨時在變,
所以得焦慮,
焦慮幫助思考,
我這麼提醒自己。

「突然」,
令人震驚,
留下來的會是永恆的記憶。

「漸漸」,
讓人平靜,
但卻將記憶隨著時間消失於無形。


寧可強烈震驚,
也不願漸漸改變及被遺忘。
都別走,
我怕我們漸漸…










Passion吃喝不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