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順的一天
一個人孤單的我
一群無理的你們

==============================================================

自認自己是個還算懂”禮節”的人
有時候覺得
人嘛 本來就該彼此尊重
能讓的 就讓
能笑臉相待 就多投以幾個微笑

偏偏 世界上的人種 除了白種人 黃種人 黑人 紅人 之外
還有一種叫白目人
這種”白目人種”不僅不懂得禮節
連為人處世的基本道理都不懂
在他們那比蝌蚪還低的智商(Btw 蝌蚪智商只有5)
能理解的就只有 ”我就是老大 誰管你不爽?”
遇到這種蝌蚪都不如的非人哉
要嘛就是變身陶淵明 默默去一旁採菊東籬下
要不就是跟他們來個激烈口舌對穿腸 然後氣得活活嘔出幾十兩血而亡

唉…可悲的是
我老是待在東離下 大唱我的”心事誰人知”

=================================================================

事情是這樣的
今天我一個人到青年路巷子裡的波哥
享受我的tea time
由於店裡的兩人座都滿了
沒辦法我只好一個人先坐四人座
心想: 等一下兩人座空了的話 要趕快移位子 不要害人家店裡位子不夠

喝著我的black tea
吸收著我的fashion information
玩著我的handy

不幸的事發生了
白目人種出現 !!!!

兩個穿著休閒服的女生悠哉悠哉的散步到店裡
眼光四處搜尋著店裡是否有空位子
可惜的是: 一個也沒有
於是他們的眼睛開始四處打量到我這”一人享受四人座”的”惡霸”身上來了
這兩個人的眼光銳利地從我的頭頂毛細孔到我的腳底角質層都掃了一遍
雖然我對於自己一人坐四人位很不好意思
但這兩個人的舉止時再讓我想從此在這四人位定居 也死都不想讓位

後來
白目人種展開行動
他們跟店員大聲埋怨(大概是Rain在小巨蛋開演唱會那麼大的分貝吧)沒有座位
而且邊大聲說
眼睛還是不忘邊一直盯著我看
只差沒直接跟店員說: 你看 就是那女人害大家沒座位的
幸好 店員還知道什麼叫”先來後到”之禮
還跟他們道歉說不好意思現在是顛峰時段

可惜
白目人的語言類屬”機巴語系”
跟一般主流人類大概無法溝通
他們無法理解人類社會有”禮節”這種東西
於是
白目人開始了下一步行動

白目人步步走向我
臉上那抹志在必得的咧笑
比今天那來自遙遠北方的西伯利亞寒風還刺骨

白目人A: 小姐 你等人嗎?
我: 沒有啊? 請問什麼事?
白目人B: 哦 我們等人啊
白目人A: 而且我們等一下會有六個人
我: 所以…?
白目人B: 所以我們想要妳這個位子
白目人A: 麻煩妳去找小一點的桌子
白目人B: 麻煩妳了 謝謝(這句是唯一我聽的懂得語言)
白目人A: 那請妳快點 其他人來了 謝謝(說謝謝想假裝有禮)
我: @@

哇你阿母咧 (對不起這是火星話)
妳們是我祖宗嗎?
還是妳們是中華民國總統?
還是妳們是美國特勤FBI?
還是妳們是嬌嬌女”芭樂撕.希爾頓”?
妳們一個指令我就要一個動作啊?

幸好啊~ 白目人們哪~ 妳們今天很好運
若不是今天我情緒莫名低落
我大概會跟妳們吵得嘔出幾十兩血失血過多而亡
你們也大概會跟我吵得聲帶爆裂吧?

無奈
今天的我掛了個”悶”字在身上
像隻早已敗鬥的公雞
只想默默到東籬下
品嚐我那杯未完的black tea…

======================================================================

我自認今天我這種"小惡霸"並沒什麼錯
雖然知道一人坐四人位不好
但台灣本來就是個”先到先嬴”的國家
被”後到者”的”不厚道”逼開
或許是我單槍匹馬的弱勢悲哀


做錯了嗎?

還是
台灣該立法規範餐廳規矩呢?

淵明兄
菊花能告訴我嗎?



    全站熱搜

    Passion吃喝不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